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巴曙松的博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日志

 
 
关于我

巴曙松教授,博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巴曙松教授在银行、证券、基金、企业年金等领域有过10余年的实践工作经验,熟悉商业银行风险管理、基金与年金运作,参与中银香港海外重组上市项目,主持起草了《中银香港风险管理政策与流程》。目前的主要研究领域为金融机构风险管理与金融市场监管、企业融资问题与货币政策决策,出版了国内第一本系统研究巴塞尔新资本协议的《巴塞尔新资本协议研究》(中国金融出版社2003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另类全球化:老板半夜打电话  

2007-04-26 10:01: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另类全球化:老板半夜打电话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维克托"马莱(Victor Mallet)
2007年4月26日 星期四
 

洲人和美国人,我劝你们做好准备,定期在午夜与位于孟买或北京新总部举行电话会议。凌晨5点怎么样?

亚洲人和澳大利亚人,请放松。现在轮到你们享受晚餐和晨睡,而不会被伦敦或纽约的老板打扰了。让我来解释一下。大家都知道,全球影响力的重心正不可避免地转向亚太地区。中国和印度正在崛起。日本正在复苏。美国在军事上仍然是一个强大的超级大国,但其国际影响力正在急速下降。

正如《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杂志在最近一篇社评(“第一名已到终点,你的时代结束了”Come in number one, your time is up) 中指出的那样,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大商品出口国的地位已被中国取代,预计其总体经济产出第一的位置将在20年内被取代。

关于这种全球均势格局的转变,已有详尽论述,但人们尚未意识到其对企业及其业务开展方式的影响。

跨国企业最能理解亚洲崛起的重要性。数家企业已经在中国或印度而非本土召开董事会,以强调它们对这些高增长市场的重视。

这是一种趋势的开始。最近与他人的两次交谈让我认识到,在企业的经营方式方面,亚洲将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在第一次交谈中,一位驻香港的欧洲投资银行家表示,他正满心欢喜地等待着有一天亚太地区能占该银行利润的51%。就是那些令人烦恼的电话会议;当那美妙的一天到来后,他会要求在一个适合他的时间开会。

在第二次会谈中,一位亚洲商人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内容是他几年前在美国乔治亚州当地时间的午夜,给可口可乐(Coca-Cola)在亚特兰大的一位高管回电话,讨论一笔亚洲交易中至关重要的问题。这令那位被吵醒的高管十分恼怒,但他自己怎么不想想,自己已经连续数周,在亚洲当地晚上的任何时间,给他在澳大利亚或亚洲的同事打电话,却从未考虑时差的问题。

午夜电话只是会带来不便而已,但它们反映出全球商业力量均势中发生的真实变化。在过去几个月,最令人吃惊的商业趋势之一,是印度企业大举进行海外收购,其中包括塔塔钢铁(Tata Steel)以67亿英镑(合134亿美元)收购英荷钢铁集团克鲁斯(Corus)。现在,一些跨国集团在印度召开董事会,这并非营销作秀,而是因为它们是印度企业。中国内地企业尚未在收购西方企业方面获得太多成功,但它们已通过收购英国汽车行业中一些被淘汰的企业,迈出了第一步。文化冲突就像午夜电话一样不可避免。南京汽车(Nanjing Automobile Corporation)收购了英国汽车厂商MG,南汽英国公司董事会王宏彪显然不太欣赏英国的工作伦理或管理风格。“英国人在实施计划前要花很多时间做准备,”他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而中国人会马上投入工作。”

对于王宏彪称MG品牌诞生于伯明翰附近长桥工厂的说法,英国《金融时报》伦敦读者马克"欧文-劳埃德(Mark Owen-Lloyd)并不赞同。他指出,MG代表的是牛津的“莫里斯汽车公司(Morris Garages)”。我不忍心在伦敦的午夜时分从香港给欧文-劳埃德打电话,然后告诉他,情况比他担心的还要糟糕:南汽正在宣传一种对他而言近乎亵渎的概念,称MG代表的是“名爵”(即:现代绅士,Modern Gentleman)。

然而,商业活动不仅受公司所有者的影响,还受业务开展地点的影响。在金融领域,正如上面那位欧洲投资银行家所指出的那样,亚洲在全球“馅饼”中所占的份额正在迅速增长。去年,全球十大首次公开发行(IPO)中有5宗来自亚洲公司,香港在IPO筹资总额方面超过了伦敦和纽约。

一些投资银行正在以它们自认为能够吸收的最快速度为亚太市场招兵买马,通常重要市场的雇员人数每年会增长20%到25%。雇员人数空前庞大。例如,JP摩根(JPMorgan)在香港、日本和澳大利亚的雇员人数分别达到2700名,在2300名和1000多名,另外还在印度拥有7700名员工,其中大部分是为全球运营提供支持的后台员工。

提醒一点:全球公司的亚洲化还只是刚刚开始,这将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此外,这是一条“双行道”,因为西方商业思想正在改变亚洲公司,同样亚洲公司也在改变其它地区公司的商业模式。正如中国必须学习负责任地运用自己日益增长的国际影响力一样,亚洲公司也必须采取发达市场的最佳商业做法。

不过,不要指望亚洲的首席执行官们为其欧美子公司调整会议时间。即使公司仍为西方人所有,他们也不会照顾利润份额越来越小的成熟市场中的同事。

曾几何时,西方人理所应当地认为在总部工作的印度人和中国人要么是会计师,要么是电脑专家。如今,他们同样可能是老板——而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可能在半夜给你打越洋电话。

译者/何黎

阅读本文章英文,请点击 WATCH FOR THE NEW TIMELORDS OF GLOBAL BUSINESS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