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巴曙松的博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日志

 
 
关于我

巴曙松教授,博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巴曙松教授在银行、证券、基金、企业年金等领域有过10余年的实践工作经验,熟悉商业银行风险管理、基金与年金运作,参与中银香港海外重组上市项目,主持起草了《中银香港风险管理政策与流程》。目前的主要研究领域为金融机构风险管理与金融市场监管、企业融资问题与货币政策决策,出版了国内第一本系统研究巴塞尔新资本协议的《巴塞尔新资本协议研究》(中国金融出版社2003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善谋者不拘  

2007-06-21 00:11: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善谋者不拘

——访著名经济学家巴曙松

文/王涛 摄影/范永恒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

 

巴曙松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金融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2007年借调到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担任经济部副部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巴曙松先生1969年生于湖北新洲,大学阶段就读于华中科技大学(原华中理工大学、华中工学院),先后获得工学学士和硕士学位。博士阶段就读于中央财经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随后在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从事博士后研究。

他毕业之后随即进入中国银行总行工作,先后在银行、证券、基金、企业年金等领域有过10余年的实践工作经验,熟悉商业银行风险管理、基金与年金运作,在中国银行总行、中国银行杭州市分行、中银香港先后担任副处长、副行长、助理总经理等职务,参与过中银香港海外重组上市项目。离开中国银行系统之后,巴曙松先生调入中国证监会和中国证券业协会工作,担任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展战略委员会主任;随后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担任金融研究所副所长。2007年4月,借调到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担任经济部副部长。

 

 

约巴曙松采访时,得知他已到香港履新。适逢他要出席在上海召开的一个会议,于是我们便在上海这个“中国金融改革的前沿阵地”见了面。

翻开巴曙松的简历,很难相信这位仅仅接近40岁的中年人,其专业、角色竟然有如此繁复的变幻。从动力工程专业跳到经济学领域;从端坐书斋到奋战在金融行业一线,又从金融现场转移到研究机构;身兼学者、教师、政府官员、公共经济金融评论、企业独立董事和普通股民等多重身份。在我看来,他是以自己的勤勉、执着、努力和活力,在不同的角色之间游刃有余地跳跃着。

“其实,无论境遇如何变化,研究的心态没变过。”他对学术研究的执著可以从中国期刊网得以印证,自1991年发表第一篇论文到现在,他累计发表文章数百篇,随时跟踪着中国金融经济改革的新动向,一直没有间断。

踏实、笃定、从容,是他推崇的态度。他酷爱金庸小说,认为在金庸先生众多的精彩人物中,郭靖最为适合从事经济金融研究,因为他认为,从事经济研究不必太聪明,因为这样往往容易转向更为取巧的职业,不用十分艰苦努力的行业。经济学研究既是脑力劳动,同时也是一份体力劳动,需要看大量的文献、数据分析,只有持续的勤奋和耐心地积累,才可以把这壶水烧开。

善谋者谋势,不善谋者谋子

随后,我们谈起他的成长经历。巴曙松的语气充满怀念,并带有一个自信、从容的中年人对自己年轻时代的反刍式的体味。

巴曙松从小在湖北长大。高中时代,在都比较优秀的各门功课中,他象那个时代的青年一样,更为喜爱文学和艺术,在以“惟楚有才”命名的“楚才杯”作文竞赛中,巴曙松凭借超出同龄人的想像力和理论思维能力,把命题作文“东西南北”用系统论的思维方式加以论述,从而征服了评委,以一个高中生的身份获得了甲等奖。

然而,高考并不令人满意的发挥没有让他如愿进入预想中的北京的高等学府,而是成为华中科技大学(原华中理工大学)动力工程专业的一名学生,这也为他以后的求学之路留下了伏笔。像那个时代多数大学生一样,在沉重的功课学习压力之下,巴曙松依然患上了那个时代的流行病——“堕落”成某个学生诗社的社长,还颇为努力地组织了多场自认为很有影响的配乐诗歌朗诵会。此后,他成为学校广播电台的台长。那时,他们使用的是由正规的广播电台淘汰下来的设备,这在当时的高校校园播音台上显得弥足珍贵。整个团队是由一些志趣各异、文化背景不同、性格张扬的同学组成的,巴曙松组织他们采访、写作、剪辑、播发,使他们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努力。对于年轻的巴曙松而言,这样的工作是很好的管理才能训练。

此时的巴曙松一边望着窗外的外滩,一边谈论着那些对自己意味深长的悠悠往事,语气中怀旧的情绪很容易被捕捉。

“如果按此平稳发展下去,一个富有组织才干的工科专业学士完全可以走上与经济学家无关的道路,比如:成为一名工程师或技术官僚。”我迫不及待地问道。

他听出了我的弦外之音,回答道:“至于后来改学经济学,我想是时代给80年代的大学生提供了多样化的可能选择,当时的学生,总体上都能够保持相对开放的心态和自我挑战的反思能力。围棋界有一句术语:善谋者谋势,不善谋者谋子。上世纪90年代,正值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期,而我也据此对自己的人生道路作出了调整。”巴曙松敏锐地感知和把握了时代变化的契机,在迷茫的青春混沌中试探地闯荡出一条日后属于自己的道路。本科毕业之后,他果断决定转行,报考了发展经济学的奠基人张培港教授的研究生,实现了人生道路上一个重要的转折。

随后,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财经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博士毕业之后,他又进入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从事博士后研究。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

工学、文学、经济学,巴曙松不仅拥有丰富而合理的知识结构,还有着令人羡慕的从业经历:从中国银行总行不同业务部门,到中国银行杭州分行副行长,在参与了中银香港的重组上市项目之后,他顺理成章地进入证券领域,并先后担任了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展战略委员会主任、证监会基金专家委员会委员和企业年金评审专家,而后他被调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从事学术研究和教学工作。如今,他又回到香港,担任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经济部副部长。

这样的轨迹近乎完美,这样的角色像是上帝安排的,我不禁质疑道:“在这些看似莫测的变化中,您的个人意志和努力起到了怎样的作用?”他略作思考,回答道:“其中当然有不少机遇的成份,运气也比较好,总是遇到易于相处并且鼓励自己发展的上司和老板,同时也请相信,一个角色到另一个角色的变换,不是没有任何积累就可以随机而变的,更不可能一蹴而就。”

显然,巴曙松开阔的视野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在他的博客中有这样一句话“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作为学者,如此刻意的经历显然是谋求对事物不同的观察视角。

在他眼中,金融学已经不是书本上单纯的学问,更像是在理论与市场之间反复历练的修为。他曾经在一本专著的后记中说过:“读书未必是书房里的悬梁刺股,而是与肝胆相照人共事、于无字处读书。金融学是一门现实性非常强的学科,不跟踪了解第一线的动向与趋势、进展与挑战,金融研究就仅仅是一种用于在书斋中自我陶醉的工具。对我来说,那些不同类型的机构,给了我从内部及时了解金融市场动向的机会和条件。我在金融部门工作10余年后转到研究部门,始终不能放下对于实际问题的偏爱,我想,学者与实际部门应当保持良好的互动关系以相互促进。”他进一步解释说:“当我做中国银行的基层副行长和在海外从事风险管理时,我亲眼看到了不良资产是如何产生的,而当我在作不良资产和风险管理研究时,就知道如何在制度上加以防范。”

科学的专业立场、“敏而好学”的态度和对“生态链”各个环节的了如指掌,使巴曙松在专业领域的研究工作中,有着旁人无法企及的通达。但他对自己的评价却十分中肯:“我只是在自己有一点研究和实际工作经验的专业领域才有一点点发言的底气,比如:证券、基金、风险管理,其它领域我并不擅长。即便是在专业领域,也是越研究越让人谦卑甚至沮丧,我无时不惊叹于金融市场所表现出来的强大创造力,值得研究的课题层出不穷。况且,我也不认为自己是经济学家,我们这一代人很大程度上是过渡性的人物,只是碰巧上学的时候西方经济学介入,我们接受了一些系统教育而已。如果论及国际水准,我觉得自己很难在理论上有什么原创性的贡献,我只是一个市场的参与者,政策的研究者和沟通者而已。”

不善谋者谋鱼,善谋者谋趣

在这样一个剧烈变化的年代,作为一个金融政策的研究者,巴曙松在以不同方式参与一系列改革的同时,也以经济评论、专题演讲等方式记录、分析和解释这个进程。近几年,他基本上每年都把自己年内的部分金融评论文章结集出版。

从2005年开始,他有选择地分别担任一家上市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商业银行的独立董事,个中滋味自是体会不少。

“针对学者应不应该担任独董的争论,您能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谈一谈吗?”我问道。

巴曙松略作思考答道:“要知道梨子的滋味,首先要自己品尝。独立董事是一个责任重大的角色。例如,我在一家银行担任独立董事,还兼任审计委员会主任,银行业务经常有大笔关联交易,我的每一个签字都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我认为,坚持自己的独立性,充分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才会最终赢得别人的认可和尊重。花瓶式的独立董事,不能给董事会提供增量价值的董事,自己当着也没有意思”。

不仅如此,巴曙松还亲自“操练”股票和基金,他的“股龄”已经有10年多了。“你炒股的初衷是想把巴曙松炒成巴菲特吗?”我问道。

他笑道:“那倒不是,巴菲特这样的投资天分,不是我辈凡夫俗子缩可能达到的;我只是觉得做金融研究的人,自己也应该从事一点理财投资。我不相信一个将个人理财作得一塌糊涂的人,他的金融研究会作得很好;也不相信一个把自己家庭财政搞得一塌糊涂的人,在讨论如何解决国家财政危机时,能够提出很好的方案。”

“在市场面前,你会表现出普通人的贪婪和恐惧吗?还是‘入水不濡,入火不热’?”我继续问道。

“当然是前者,那是人性弱点的暴露,没有人可以例外。即便如此,我还是喜欢体验人性的苍白与懦弱,体验股票带给常人的喜悦和忧伤。中国还有一句古话:不善谋者谋鱼,善谋者谋趣。一个金融从业者和研究者,有了股市之后,真是提供了一个乐趣无穷的研究对象。应该感谢这个伟大的、剧烈变迁又充满活力的时代,它使经济金融研究具有了空前的影响力和穿透力,我们也应当在研究的过程中,保持与决策过程、市场过程和公众理念的良好互动与沟通。在中国经济迅速的崛起过程中,我们从研究的一个小小的角度,参与这个伟大的历史进程,是很有意义的体验。在于国外同行交流时,我们也深切感受的的,一个快速崛起日益强大的中国经济,也在提升中国的金融研究者的重要性和影响力,所以对这个伟大的时代也应当充满感激。”

“据说,您还和自己的学生研究股票和基金?”

巴曙松解释道:“如果能够做到不沉迷,体验一下也没有什么不好。其实,从我的时间分配上看,我更应该算是一个典型的大学教授。为了与不同高校我所指导的研究生保持迅捷、有效的交流,我专门请和训网协助,建立了一个基于互联网的学术讨论交流平台,并且每天花费大量时间为他们修订论文、布置作业、组织参与课题讨论,还积极推荐他们到金融机构实习,目前也在积极推荐他们到海外考察学习,因为从自己的成长经历看,一个人年轻的时候,最大的财富是阅历,以及这种阅历积累之下形成的独到的视野、眼光和判断。另外,从一个老师的角度旁观,学生的许多表现,常常使我会心一笑,给予我许多的人生体会和自我反思的机会,同时我也从他们身上学习到了不少的东西。”

 

巴曙松的手机里下载了全套的金庸小说,以便出差在外时慰籍寂寞。虽然那些故事大学时就已经熟读,但巴曙松说,如今每读一遍都会有不同的感受。“当初读到的是侠义、正直、仁爱,现在我可以分析出故事背后的价值取向,比如:金庸先生写《射雕英雄传》时,香港经济尚处于劳动密集型的时期,人们靠勤奋劳动就基本可以得到成长的机会,郭靖就是这种精神的象征;而到了金先生写《鹿鼎记》时,香港已经出现了靠炒股票、炒楼花迅速致富的人们,韦小宝也就成了这些人物的缩影。一个优秀的文学作品和人物的产生,也有强烈的经济史痕迹和色彩。”

看来,经济学已经成为巴曙松的生活方式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