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巴曙松的博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日志

 
 
关于我

巴曙松教授,博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巴曙松教授在银行、证券、基金、企业年金等领域有过10余年的实践工作经验,熟悉商业银行风险管理、基金与年金运作,参与中银香港海外重组上市项目,主持起草了《中银香港风险管理政策与流程》。目前的主要研究领域为金融机构风险管理与金融市场监管、企业融资问题与货币政策决策,出版了国内第一本系统研究巴塞尔新资本协议的《巴塞尔新资本协议研究》(中国金融出版社2003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智囊日内瓦激辩中国危机应对策  

2009-10-28 00:29: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10-2710:41:28
 

  本报记者 周馨怡 日内瓦报道

http://finance.ifeng.com/opinion/hqgc/20091027/1389466.shtml

 

http://resource.stockstar.com/info2009/Darticle.aspx?id=SS,20091027,30105281&columnid=4425

 

 

 

  位于瑞士西南部的日内瓦,面积很小,人口也不到18万。莱蒙湖是这座微型城市的灵魂,湖边便是世界贸易组织、世界气象组织等一系列国际组织的总部所在地。

  当地时间10月26日上午9点,在世界气象组织总部大楼内部,进行了一场“风卷云涌”的激烈对话。2009“日内瓦对话中国年会”在此开幕,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玉台率先对2010年中国宏观经济走势进行展望。“2009年经济增长率实现‘保八’目标,2010年,中国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发展。”这是张玉台给出的中国应对危机的成绩单。

  “你对张主任的发言怎么看”,这是会议茶歇期间与会者谈论最多的一个问题。紧随其后的圆桌会议精确地切入主题──中国的经济复苏将给中国和世界带来什么?

  作为圆桌论坛的主持人,欧洲国际政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Guy deJonquieres身体向前倾,看着坐在他右侧的发言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他代表与会者将他们最为关心的问题抛给了巴曙松:怎么理解中国的复苏实质和对全球的影响?

 

  全球聚焦中国经济政策走向

  10月6日,澳大利亚央行宣布加息,这是自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以来澳洲央行第一次加息,也是G20国家中第一次加息。危机爆发以来,各国先后抛出一系列以“千亿美元”计数的经济刺激计划,而退出机制也首次成为匹兹堡G20峰会的议题之一。

  而在26日的这场圆桌会议上,各国代表也频频发问:中国的四万亿刺激计划已经取得了有效的成就,那么在这样的背景下,是不是可以撤走刺激计划?

  巴曙松的回应是:“中国的4万亿刺激经济计划是为期3年的长期计划。到了2010年还有5000多亿的财政政策项目需要实施。所以在财政政策方面还是积极的政策实施。”

  2009年下半年信贷投放量相对于上半年有小幅下降,但是巴曙松对此解释说,信贷投放是由中国商业银行自己决定,上半年信贷投放较多,是因为商业银行收取更多贷款利息的利益考量,并非政府主动进行调控。

  “可以预料,随着基础设施和财政刺激政策的实施,信贷投放不会出现大规模回落,但是考虑到2010年可能出现外资流入加大等新情况,中国政府可能进行政策微调。”巴曙松表示。

  ”在西方,信贷机构的坏资产问题还没有解决,消费者最终需求是否足够来刺激一个持续的复苏?这些都还存疑,因此全球的复苏还是很脆弱。所以我非常同意中国应该实行灵活的政策微调。”牛津大学及伦敦商学院教授LindaYueh说。

  可是她随即提出了一个更尖锐的问题:“而中国由于储蓄率更高等原因,消费前景不稳定。所以中国复苏可能也是脆弱的。更不要忘记了,刺激计划还会带来另一个威胁——引发另一场资产泡沫。不要忘记2009年中国经济过热。”

 

  激辩中国危机应对策

  在关注中国经济下一步走向的同时,很多专家也对中国应对危机的策略进行探讨。主持人Guy deJonquieres就把新的问题抛向巴曙松:“中国通过投资拉动经济发展,短期可以救经济,但是会不会在将来付出更大的努力来再平衡?”

  在巴曙松开始回答这个问题时,全场都变得寂静。其他圆桌会谈的参会者的目光也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其实,中国已经通过了投资,改善了结构。通过加速推动城市化,提振了内需。”巴曙松回答说,“大量的基础设施有意识地投入到了中西部地区,中西部地区增长率已经高于东部沿海,投向农村和社会保障体系(的资金),已经为下一步的增长打下了基础。”

  但瑞士圣加仑大学经济政策研究中心联合主任SimonEvenett立刻提出他的质疑,“是的,短期加大投资可以稳定经济,扭转失业。但是我们不免要开始担心,这些钱是不是会在长期带来资产泡沫的一系列问题?银行业的活力呢?”

  而在场的巴基斯坦驻世贸代表团成员更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请你们直接地告诉我,中国金融机构中没有偿还的贷款比例究竟占了多少?”

  对此,巴曙松回答,中国的政策,就是用好非常高的储蓄率,同时提高政府机构和企业的杠杆率。但是即便是这样,杠杆率依然低于欧美发达国家,财政赤字负债率还是低于欧美发达国家,资本充足率还是高于欧美平均水平。

  “请大家想象一下,如果没有中国的银行体系,带动了中国的经济发展,那么现在中国的经济和全球金融市场是怎么情况?”巴曙松把问题留给了所有在场的与会者。

 

  中国企业出海的内在逻辑

  南非斯坦陵布什大学中国研究中心负责人MartynDavies表示,中非之间紧密的政治往来,银行间的优惠贷款以及民营企业的创业家精神,正使得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进入非洲,而这已经成为非洲经济发展的动力。

  “但是许多国家已经对来自中国的出口竖起了贸易壁垒,甚至有些人认为,是中国的出口造成了全球贸易不平衡,也造成了价格上的问题。另外汇率问题也是一个持续很久的问题。”Guyde Jonquieres再次抛出尖锐的问题。“难道贸易保护问题不会在非洲也出现吗?”他说。

  “请注意,不仅是中国,日本和德国都是贸易盈余超过一千亿的国家,为什么我们不要求日本和德国也大幅升值本国货币呢?”巴曙松从容不迫地回答:“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依靠汇率手段来解决国际收支不平衡的问题。在宏观经济学里有一个基本的公式,储蓄减去投资等于经常项目顺差,在这个时期,中国的储备率处于高位,如果需要改变这个问题,应该是鼓励资本的对外流出。”

  针对中方与会者质疑西方国家贸易保护主义,MartynDavies则明确指出,“在危机中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西方国家非常愿意向中国出售不良资产,而非核心战略资产。但是在非洲,这些问题不大。许多非洲领导人希望中国进入非洲采掘业。”

下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169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