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巴曙松的博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日志

 
 
关于我

巴曙松教授,博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巴曙松教授在银行、证券、基金、企业年金等领域有过10余年的实践工作经验,熟悉商业银行风险管理、基金与年金运作,参与中银香港海外重组上市项目,主持起草了《中银香港风险管理政策与流程》。目前的主要研究领域为金融机构风险管理与金融市场监管、企业融资问题与货币政策决策,出版了国内第一本系统研究巴塞尔新资本协议的《巴塞尔新资本协议研究》(中国金融出版社2003年版)

网易考拉推荐

巴曙松:2011年中国经济所面临分化动荡的国际环境与政策基调选择  

2011-01-05 14:01: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曙松:2011年中国经济所面临分化动荡的国际环境与政策基调选择

 

中广网北京1月2日消息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回顾2010年,经济领域几件世界大事吸引我们的关注,无论是人民币汇率问题,还是多国贸易摩擦,还有美国多轮定量宽松货币政策。而这些事件之间虽然看似不想管,却都似乎有着一种蝴蝶效应,都直接或间接关系着彼此的经济账。

 

  展望2011,其实唯一可以确定不变的,就是变化。国际经济环境将会产生哪些变化?我国政策将风向何方?新的一年,宏观经济怎么走?中央台记者王娴就此专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中国之声特约观察员巴曙松

 

国家安全,很多人会总结一个词叫“经济外交”,这里面比如说人民币汇率问题,贸易的摩擦,像美国的多轮定量的宽松货币政策等等,都是我们瞩目的焦点,您怎么观察即将到来的2011年我们国家宏观经济面临的国际形势?是会比过去的这一年更复杂还是说更明晰,或者说有什么样的变化?

  巴曙松:在2011年中国经济所面临的国际环境我想用两个词描述,一个是分化,一个是动荡。

    从全球的经济增长来看,像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受危机冲击比较大,所以它现在面临的问题主要是失业率比较高,产能利用率比较低,担心有通缩的压力。

  而与此形成对应的比如说像中国、巴西,这样一些经济速度比较快的发展中的经济体,它面临的问题是通货膨胀,是经济偏热的压力。一边发达国家是要进行经济的刺激,而一边像这种发展中的快速发展的经济体需要经济的紧缩,甚至进行物价的通胀的预期的管理等等,这种分化会非常的明显,所以这个就使得中国经济的决策面临着跟09年、10年更复杂的国际环境。在2009年乃至2010年的部分时间,全球宏观政策的基调实际上是高度一致的,就是通过积极刺激来应对共同的金融危机,但是现在开始出现了显著的分化过程。

  而另外一个关键词就是动荡,我们看到2011年几乎可以确定的有几个不确定因素。

    首先,在欧洲地区,是担心一些财政状况等相对弱的国家的财政危机及其重组进程。接下来市场关注和担心的比如说西班牙这样一些欧盟中的相对弱的这些国家,它占整个欧盟经济的GDP是10%、11%的水平,这比欧猪五国的总和还要大,而且欧猪五国目前已经明确了救助的机制和资金来源,市场实际上已经不是十分担心,但是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国家如果出现问题,不仅冲击的力度大,而且救助机制还没有明确。

  现在国际市场对于美元贬值以及美国经济走弱大致上持十分负面的判断,但是从目前我们看到美国公布的一系列数据来看,美国经济的复苏要比想象的强。尽管它的失业率还比较高,但是这是一个结构性的,仔细分析的话,可以看到美国的失业主要集中在中低端劳动者,受过高等教育的劳动者的失业率是较低的,如果说受过高等教育的劳动者的失业率是5%的话,美国现在受过中学及以下的劳动者的失业率可能超过10%,因此,美国当前的失业率可能出现了结构性的变化,货币刺激对于美国就业的刺激作用有限,因为经济刺激,刺激的基本是高端的就业机会,美国的失业率可能在危机冲击之后可能就保持在6-8%的高水平,这种失业只能是增强劳动者就业培训来解决。

   除了失业率之外,美国经济的其他指标恢复的并不错,如果明年美国经济出乎意料复苏得比较强的话,如果美元阶段性的走强可能就会导致国际投机性的美元回流,会对其他地区特别是亚洲地区的金融市场会形成意外的冲击,所以市场的波动2011年国际市场可能会比今年要大。

 

  记者:您也讲到分化和动荡可能是2011年,我们国家面临国际的经济环境的一个关键词,那么我们国家的这种宏观战略决策,您觉得应对这样的词会有什么样的变化或者是更坚定?

  巴曙松:今年更关心国际市场的波动,国际市场的复苏一波三折,不可能那么顺畅。所以站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国的宏观政策可能要更多的加快扩大内需,同时对外来说在内部的政策要应对外部的不确定,我们内部政策要留有余地。比如说我们的宏观政策的基调,从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转到一个稳健的货币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还得以保留,这个背后还蕴藏着应对可能出现的动荡一个政策余地。从货币政策的基调看,稳健的货币政策从历史看,在应用稳健货币政策时,既有偏紧的时期,也有偏松的时期,所以稳健的货币政策实际上带有相机调整的含义。这种政策基调本身反映了对2011年外部经济动荡的一个谨慎判断。

  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公报中,强调2011年的宏观政策基调是:积极稳健,灵活审慎,如果仅仅从字面来看,积极与稳健,灵活与审慎,似乎还有一些矛盾之处,既然要稳健,为何还要积极呢?既然积淀是审慎,为何还强调灵活?这表明对2011年的宏观政策基调,在年内还可能有明显变化的可能性,以应当可能出现的外部不确定性。 

  记者:将到来的2011年里面,你最看重或者说未来一年您可能会最关注的是经济领域的是什么呢?

  巴曙松:我想是正常化,各项经济增长、经济政策进一步的正常化,实际上在08年底,09年我们碰到了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各个方面采取了超常规、非常规的一些政策措施,非常时期的非常政策。

  经过2010年逐步的调整之后,2011年应该进入一个常态化、正常化的增长,要回到一个主要运用市场化的调控工具,回到常态化的增长,例如大规模的刺激性政策也有一些负面的影响日益显现,例如少数过量负债的地方政府的投融资平台,大量扩大的地方的债务,包括因为大量的信贷投放带动的房价大幅的上升,这些都应该经过调整之后,恢复到一个常态化增长,我希望2011年的增长的各项指标,可以大致恢复到改革开放30年的各项指标的平均值,实现一个均衡的可持续的一个温和增长态势。

 

http://www.cnr.cn/china/gdgg/201101/t20110102_507540465_2.html

  记者:是不是可以概括一下假如说2011年您对我们国家经济发展的这个新年愿望的话,是不是可以用常态化来形容呢?

  巴曙松:确实是一个,如果回到正常化、常态化,表明我们从08年四季度四万亿出台,到09年一季度的超常规刺激包括经过2010年调控逐步的转换政策的基调,逐步产生的预期的效果在明年回到一个可持续的增长状态上来。

  评论这张
 
阅读(6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